是枫糖不是虾王∑

我不管我要吹遺傳。

某不知名過氣文手,專注不務正業不知道多少年。
高三開學長弧中。

真的請了解一下微觀組。

【科拟】旁观者与悲悯者的异同

·先生 @东江。承诺坚持医生组三十年 家基础医学和临床医学的同人!他们超级棒不了解一下吗!

·无cp成分,第二人称的尝试,语言有点混乱预警

·人设来着先生,ooc属于我






    “或许我与你生来相似又近乎完全不同。”


    他不允许你进医院,而你每次都嘲笑着他说自己从来、永远也不会进入那个只有哀痛呻吟、过分的怜悯、异常的嘈杂以及混乱的地方。那里和将死之人所述一致,不过白色、看似充满希望却又从未有过真正希望的监狱。

    你只流连于干净、整洁而不曾有过悲鸣之地——至少不曾有过人类的哀鸣——你本能地厌恶与他们接触,他们只不过、也永远在你眼中与小鼠别无二致。他们和你不一样,他们从不在意这个世界,他们追求自己所想所需,看上去却是动机不纯的样子。而你,小鼠颈椎应声而断,鲜活而沾染鲜血的组织以想要的形式被切下,那氤氲的水汽在还未扩散开时就已经被极寒冻住——液氮罐中总保存着你所钟情的、喜爱的、迷恋的、怀念的东西,尽管那些东西的来源已经彻头彻尾地改变,但显微镜下的冷冻细胞依旧保持着几十年前一样的状态,即便他们来自不同物种。

    他抱怨过多次你的行径,抱怨过残忍,抱怨过不负责,抱怨过没有一点同情心,可你只回复了一句「那不过是拖累脚步的无用之举」便扬长而去。你不想在医院再多停留一秒了,一秒都不,那些人已经把你搅得心烦意乱。无能为力就是无能为力,道歉已经是善意,自责更加谈不上,为此神伤,为他们的无理取闹神伤?你对他的选择感到可怜可悲又可笑。

    但你最终还是选择安静离开了,并没有留下任何一点带有不满、嘲讽、和厌弃的微笑——对了,你的确很少笑——没有人注意到你,因为你也几乎从不出现在这里,你是不属于这里,不属于这充满纷杂世事,混乱不堪,以及哭喊嚎叫,生死离别的地方。放下的解剖刀目前沾染的是小鼠和兔子的血液,和这锋利完全相同的是他拯救生命的手术刀,但你几乎从不那样称呼它。你只想弄清一切,人的一切,生命机体的一切,自然的一切。

    那把解剖刀熟练游走。

    有时你的研究几乎是在转眼之间就被他勉强同意开始实验*了,他也不得不承认若是探清生命本源,那些无法拯救的生命大概是能活下来的。所以你对他的反对和抱怨更加不屑一顾,尽管你知道现在的自由来自分寸,而你自己还是能够把握分寸的,不至于落进深潭再淹死在别人的唾沫之中——那个时候的那些言语,现在仍是充满讥笑,真是受够了的东西,什么时候才能够消停一下?

    扩大范围的临床实验又以失败告终,行动困难的孩子们还是没能摆脱天生便和他们如影随形的死亡可能,明明实验室中的结果一直都很理想才对。他还是责怪你了,没有再反复确认【其实你已经确认了很久,可他就是不相信】结果,白白让那些父母,那些孩子忙碌、空空欢喜一场,但你并没有诚心道歉。那些孩子本就随时活在死神阴影之下,若是成功便是拯救了他们,若是死去了责任也不在自己,有什么自责的必要呢?有这个剩余时间不如改进一下治疗方案,再找找那些没有发现的细节,你总是这样想。

    好吧,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比你和病人相处的更好,让他们更放松,更加积极配合,但你从未想过改变自己这一点。你说你没必要和病人长期相处,发现的那些拯救的方法也只是在探清生命根源的路上取得的几朵开的算是还不错的野花,自己最终的目的,还是将人这个物种的全部秘密揭露出来,以便了解真相和……


    “拯救他们。”


    这句话还是被你自言自语时顺理成章地说出来了。

    你突然发现其实你和他走在同一条路上,不是手牵手,但必定是并肩前行。那条路或许很长、很艰难,但那条路,也许正是需要这份「近乎完全不同」的相处才能达到那个共同的目的地吧。

    “是完全不同但又异常相同的终点。”

END.


*指临床实验


【科拟】你所不知道的二十个遗传的小秘密

·算得上《若即若离》的番外!当然当成单独的一篇食用也完全没有问题!

·枫糖家遗传的不可告人的小秘密

·祝食用愉快w






1.遗传的全名是珍妮特·孟德尔,名是很早的时候因为一直跟随着孟德尔先生所以先生给自己起的名字,和先生姓是遗传的小私心,系统成立之后才加上的姓氏,并没有告诉孟德尔先生。

2.遗传很喜欢吃豌豆,总是吃而且吃不腻那种,因此还被嫌弃过。那之后遗传会在出门的时候在口袋里放一个豌豆罐头。

3.从系统成立的时候起遗传就是这种冷静到极端的性格,因此不是很爱笑,也不会表达太多感情,但并不是面瘫那种,只是因为几乎没有这些感情。【但是被戳到某些地方的时候易炸毛是真的×】

4.遗传最早的确是讨厌萨顿的,但是在和他一起见证了基因的染色体学说被证实的时候他们的关系又比和任何人都要紧密。

5.但她自己认为那不是情侣之间的关系,反而更像姐弟或者是亲人之间的关爱。

6.生物一直支持着遗传,无论是在什么时候,就算是在遗传最难过的时候也一样,尽管这点让遗传那时候有些难堪。

7.生物一直这么支持遗传的原因是她觉得遗传某种程度上性格方面和医学很像。

8.遗传曾到过医学那里住过一段时间帮忙,尽管那时候自身发展困难,但还是在遗传病研究上做出了很大贡献。

9.遗传尊敬医学,也认为医学是一个很好的指导者和工作伙伴,但她某种意义上来说不喜欢医学。

10.不过不喜欢的原因大概是在那边生活的日子并不好过而留下的坏印象,和医学本人无关。

11.遗传看出来了生物喜欢医学的事情,她只在私下里对生物说了句要检查一下有没有可能纯合的遗传病而已。

12.因此她的情商低也不止被生物吐槽过一次了。

13.生物在收到那封信之前真的基本不认识动物学,甚至不知道他确切的常用名是什么,或者说生物可能告诉过她,但是她忘记了。

14.不过就算是现在她也依旧不记得动物学叫什么。

15.虽然遗传自己被列在微观四坑里,但至今她不知道自己的学科究竟有什么难的,大概是大家对她有什么误解。

16.“不就是点双交换率哈温平衡算点致死算点分离比吗,顶多再检验个适合度,噬菌体和粗糙脉孢菌出现一下,课本上的遗传究竟有什么难的?”

17.至于这句话究竟可不可信……要看大家了,她好像还忘记说了一个知识点,转座子。

18.至少我是不信她的。【这个枫糖是从哪里来的?!】

19.至于她的所谓另一个人格,至少在《若即若离》这篇里面并没有出现,遗传本人也不太愿意提起她,反向遗传是近些年来才分离出来的孩子,可惜和她用了一个身体。

20.遗传真的有好好养一大堆香豌豆!紫色白色还有一些基因工程做出来的别的颜色的,甚至她还为此出了一沓遗传题……















【算是小惊喜的21】

21.有人问过遗传那一次过后,是不是真的像她1933年说的一样,是一片光明的未来。1933年,谁知道呢。

END.


【科拟】【生科系列】人造妄想

·上次更新这个系列好像是一年之前【或者更久😂】我终于回来更这个了
 ·这次是分子中心!上篇生化中心我也不知道这个链接是出了什么毛病反正就是贴不上去,直接合集上一篇好了
 ·新的一年新的be【什么
 ·cp略微微观组【细胞×分子】
 ·姓名对应:莫妮卡——分子生物学
           西尔·施莱登——细胞生物学
           莫妮卡——第一个人造细胞
 ·请谨慎食用XD






    “你难道不会受到自己良心的谴责吗?”

    莫妮卡从梦中惊醒,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在这样平静的夜晚听见这个满是嘲讽和愤怒的声音了。而每一次,她都会强迫自己在听到这个声音后醒来,防止被梦中这个仿佛真实存在的人杀死。被梦境杀死!多么荒诞可笑的事?可莫妮卡深信不疑,一旦她留恋睡梦,下一秒她的心脏就会停止跳动。

    一杯温水才得以平复她不安的心境。西尔在她身边睡得很安稳,就连自己打开微弱灯光的床头灯他也仅仅只是翻了个身,况且莫妮卡不想打扰他。她没有穿上拖鞋,以防发出刺耳的声响。夜晚过于安静了,但她想上阳台走走。本就不浓的倦意更是在轻轻离开床,走出房间时消散全无,一阵半带暖意的风吹来,看来自己睡前忘记了关上阳台的窗户。正好,这种夏夜带着草木香味的湿润空气,可以让她的紧张情绪烟消云散。

    但梦中那句被重复了不知多少遍的阴冷的话,仍从她脑海最深处向外挤占,让她从置身于温柔的黑暗转变为可怖的黑暗。星光好像一瞬间都熄灭了,或者他们原本就不存在,而从刚才起莫妮卡就发现今晚是没有月亮的。尽管双眼早就适应黑暗而对四周看得一清二楚,并确认他们和平常都没有什么不一样,但不得不说,这个夜晚实在太黑了,连垂在胸前的黑发都像触入了黑暗而被吞噬光彩一样黯淡而毫无光泽。

    莫妮卡开始觉得自己擅自离开卧空,并且在一直有种不详预感的情况下游荡到一片漆黑的阳台上来的确是个错误选择。

    好在家里不是她一个人住,还有西尔,和小辛西娅——要是最早那段时间独自一人,她还真的会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小辛西娅是最近才搬来的,在科妮莉亚一言不发离开却收到她搬去化学那里住的信后领回来的孩子,像个会动的洋娃娃。金发,碧眼,一切都像是人们梦想中的那样完美,就是有些呆板木讷的性格让她看上去格外孤僻,又格外惹人生怜。

    总体是个可爱的孩子呢!莫妮卡第一次向西尔介绍她时也是这么描述的,却只换来眼前二人在貌性的机械问好。不过莫妮卡也没在意什么,西尔对小孩子例常是这么个态度,科妮莉亚住在这里的时候他也是仅仅尽到房主的职责,并且看在自己的份上没有把她赶出去而已。说到底,辛西娅对他来说不过另一个科妮莉亚罢了。倒是此刻想起小辛西娅,让莫妮卡再度感到平和而不是阴森。

    果然,果然是自己想多了嘛,果然仅仅是今夜无星也无月而已。外面吹来一阵暖风,夜又重新变得柔和起来。莫妮卡觉得自己终于有点困了。回房间吧,也已经这么晚了。她走到窗边,准备关上它的时候却听见了一声极低的抱怨声:

    “你觉得她真的和科奈尔一样?”

    西尔熟悉的声音让莫妮卡下意识转过头去,他什么时候醒过来的?自己完全没有感觉到。本还想带他来吹一吹这夏夜的暖风,却在一回头并未发现任何人而让目己因惊恐而后退一步——没想到连阳台的门都被从里面反锁了,她决无可能走回卧空。

    “西尔?是你在那边吗?”莫妮卡用焦虑又极度压抑的声音喊着,她不想吵醒辛西娅,“为什么突然锁门——”

    “莫妮卡姐姐真的觉得自己做的没错么……辛西娅机械而毫无感情的声音又从莫妮卡背后传来,可那里的确只有早就开败了的风信子。

    谁在那里?!莫妮卡想要收回之前一直安抚着自己情绪的那些话了。好吧,她此刻不得不承认,那些平和安详都是她幻想出来的,就算在家里,莫妮卡发现自己也不过一直被监视的状态而已。那个梦竟又在脑海中浮现了,有人想杀了她!倒底是谁?!她从未思考过是西尔或者辛西娅的可能性,但刚才所听见的声音又毫无隐瞒地告诉她就是他们两个。但这不可能!辛西娅还那么小,更何况连独立思考的能力都还很稚嫩,而西尔,这个陪件她几乎她整个历史的人,就更没有理由这么做——

    气温开始不像是夏夜了,本就只穿着单薄睡裙的莫妮卡在把灌进冷风的窗关上之后也只能抱住手臂,尽可能不让热量散失。好冷。莫妮卡向手心呼了几口热气,却只化作白雾飘散,她不相信自己会冻死在这里——已经很肯定,这里绝对不是自己家的阳台了,但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得而知。只是一切现象都指向那个梦里出现的声音,只有那个声音对自己怀恨在心,它是针对自己的,叫嚷着自己做错了什么却从未忏悔。可自己仅仅65年的生命连一次真正的战争都没有参与过,和她的那些同伴相比,和某些双手沾满鲜血的同事相比,自己倒底做错了什么?!

    她不得已跪在地上,脑中却一遍又一遍传来辛西娅冰冷的质问和西尔的厉声谴责。那不是他们,莫妮卡安慰自己,那不是他们,全是自己梦中那个声音搞的鬼,那绝对不是他们!!!剧烈的头痛让她不得不抱紧了头,蜷缩在地面上,努力不让自己向这声音屈服。对,自己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有什么好害怕的?

    “你觉得如今的你已经可以代替大自然 行使职责了?这次是西尔的声音,莫妮卡从不知道他还有如此轻蔑,嘲笑与冷淡的一面。

    莫妮卡突然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

    她最终因为这句话,更深地陷入了恐惧的泥沼之中。

    大自然的权力……么……淡淡的笑容不合时宜地浮现在了莫妮卡脸上,那种笑容让人极其难以安心。

    最终你还是接受不了辛西娅啊。莫妮卡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浓,只可惜是苦笑。还是让你失望了,我所做的一切——

    本来真的只是想给你一个惊喜的,西尔。

    她的眼眸还是垂下了。反抗?她知道到底是为什么了,反抗不过徒劳无功。而昔日的那双黑眼睛黯淡无光。冰冷的地板上,莫妮卡甚至惊异于再也感受不到寒冷,只不过她此刻几乎无心去惊异那种可有可无的事,只是一个人默默坐在阳台的花盆中间,看它们归入虚无与黑暗。

    “生命从来不会,也不可能诞生于冰冷的实验室。”那个在梦中听见过的声音又响起来了。

    我于这世界有罪。莫妮卡捂住了自己的脸。

END.

是科赫先生的诞辰!但是因为作业没写成贺文QA


高三痛苦.jpg】


但是还是想要感谢科赫先生,是他给我们带来了细菌学,带来了现代细菌学的「科赫法则」,和他的助手带来了培养基、培养皿,带来了单菌落培养,带来了炭疽杆菌、结核分歧杆菌等等致病菌的发现,为人类能够更加轻松的生存下去……


根本来不及写很多,但是真的非常感谢,还有祝愿,真的非常喜欢科赫先生。


【说不定明天能补上贺文】

12.11


【科拟】生命诞生于海洋

·化学中心向,第一人称,某些思考
·无cp成分【实在说站在什么角度上的话,我吃物化×】
·短小注意
·祝食用愉快




    我从未如此深刻地将自己浸于悲伤之海永远沉没,眼前所见均为蓝得彻骨的硫酸铜泡沫——或者说实际上是生物所说生命诞生的源头。但我只能看见有机物、无机物,破碎、融合、积累、消减,以一种别人看不见的姿态恣意生长。

    生命诞生自海洋。这句话我早已烂熟于心,是化学反应构造了生命,又是它最自豪的造物赋予了它自己的姓名。从此原子便不仅仅再是原子,质子数的不同决定了它们不同的身份,被人所规划的高低贵贱,优劣好坏。

    我也本不存在于这世上,是给原子命名的人同时诞生了我,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是因人类而生的。因为罐中奇迹般未死亡的小鼠,人们亲近我,又因来自尿液的可笑期待,人们崇敬我,却在几世纪后因还未证实的诽谤而痛恨我,但我并不在乎这种态度的转变。只因他们曾接受过带来毁灭的我。

    但或许正是那些黄绿色的阴影,实验室里某些研究,甚至我所不知道的,至今仍存在并被使用的那点「阳光」——好吧,我承认,那些很多都是我见证过的,或者亲身参与过的【有的没有】。我已经后悔了,道歉了,只不过人类不肯原谅,他们以记仇而闻名。但我无所谓,仇恨不过百年,而我将永远旁观这他们所命名的可笑世界。

    又是一条令人发笑的消息,要去分享给生物吗?不过上次告诉物理有关谷氨酸钠致癌的假消息他也不过尴尬笑笑而已。让自己诞生的人类已经开始本能地厌恶自己,化学合成的物质被视为灾祸,天然的物质被奉为圭臬,这与他们追求纯净的初衷背道而驰。我不想嘲笑他们,那没有意义,辩论不是我的专长,我所能做的只是在玻璃容器与各色试剂的包围中用所做反驳他们所言,实在百无聊赖时配置一瓶硫酸铜溶液,以祭奠那原始而纯净的海洋。

    手机上的推送弹框退了回去,只不过那些字还闪烁在我眼前。

    “这款护肤品不含化学物质。”

    那好吧,你想怎么样那就怎么样。

END.

【科拟】月之罪

·最近这码子事我真的什么都不想说emmmmm……就……看看就好
·姓名对应:
莫妮卡——分子生物学

辛西娅——第一个人工细胞





    那些常年在黄昏的边缘行走,想窥探夜晚秘密的人们,此刻终于看见了阿尔忒弥斯车驾的模样,皎洁,新生,仿佛还为大地洒满了清澈的月光。

    莫妮卡向来是喜欢夜晚的,但仅仅只对那片漆黑有感觉,而从不是古往今来人们所喜爱的月光。黑暗中总有些未知的东西,她喜欢那种神秘感,这大概就是为什么月光不能打动她的原因——一切都揭示得太清楚明白了,没有了夜的虚无缥缈,就像未有华服遮掩的女子,苍白的胴体展现不了她真正的美丽。

    但她无权干涉人们在黄昏的边缘行走,就像他们也无权干涉她享受纯净的黑暗一样。对于他们所记录到的月亮升起,莫妮卡只报得一声叹息。她65年的生命里,好像还从未有过这样的叹息,如果那美丽的圆月是真的话。她知道,人们品尝到夜晚的甜美滋味了,巨大的白色月轮烙印在漆黑一片的天幕中,没有星,也不会有星,一切的璀璨都只属于这片冰清玉洁。人们喜爱这月光,胜过每天唾手可得的日光。

    日光太过灼热,会伤害皮肤,莫妮卡听见有人这样说。

    好吧,那他们终究会将夜晚也据为已有,因为人们就是这样,不过百年的旁观,莫妮卡早就熟知这一点,夜晚的世界以后、从此再也不属于她一个人了。

    她想过这一天迟早会到来,但绝不是现在这么早。人们看上去一个个都是信奉着绝不踏过晨昏线的法度,私下却有人去欣赏月光。美好的事物的确有着极大的吸引力,本能的渴望无法克制,沐浴在月光下他有得到满足吗?他有获得新生吗?

    不过也有人恐惧这月亮,像莫妮卡一样厌恶这月光,指责纷至沓来,莫妮卡想起了辛西娅那头美丽的金发——当年的指责一度被她认为不过是嫉妒,如今才发现一个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嫉妒月光。他们只是恐惧,就像恐惧辛西娅那头普通人所不可能拥有的美丽金发,任何语言都无法描绘的湛蓝眼睛一样,完美精致得可怕。

    可没有人能改变月亮本身如此精致的事实,否则也不可能用一位女神来敬仰她。

    一直被人深爱的月亮将要被人嫌恶了。

    莫妮卡不知道月亮做错了什么,她有什么错,又有什么罪责要去承担受人唾弃的一切。但她知道,月亮还是阿尔忒弥斯最圣洁的车驾,是最完美无瑕的露娜女神。

    今夜,月亮还将照常升起。

END.

【科拟】微观组的相性100问

·这个是微观组的相性一百问,他们真的超级好不了解一下吗?!

·我真的写了正经东西只是没时间码上来∑

·会不会被屏蔽随缘∑∑∑






1 请问您的名字?

分子:莫妮卡,还并没有给自己一个确切的姓氏呢。

细胞:西尔·施莱登。


2 年龄是?

分子:如果按真实成立时间的话,今年是刚好第60年,外表年龄大概是21岁左右?

细胞:真实将近两百年了,外表是23岁左右。


3 性别是?

分子:女。

细胞:男。


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分子:喜欢小孩子,而且平时的话,应该算不太会生气那种类型的吧,应该还算挺好相处的【笑】。

细胞:随性,但是有的时候会有点严肃,还有,不太喜欢小孩,不过她喜欢。


5 对方的性格?

分子:对小孩子很冷淡,但其实很贴心啊,平常是个超级体贴超级温暖的人,特别喜欢他这一点。

细胞:很温柔很温柔,极度温柔的女孩子,对所有小孩都很有兴趣,也很关照他们,像个大姐姐,明明自己也没多大呢。


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分子:没记错是在富兰克林小姐的葬礼上……

细胞:其实在王国学院里就见过她了,那个时候还是没成立的学科雏形。


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分子:特别渊博的人,而且很温和,最早跟着他学习的时候总是很照顾我,指导我发展什么的……

细胞:很温柔很温柔,有的时候有些温柔的过分了,后来才知道是因为她一直在富兰克林小姐的照顾下长大的,典型的淑女。


8 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分子:他的认真,还有曾在我刚刚出现的时候就一直指导和帮助我。

细胞:温柔,还有,也在经典细胞学无法发展的时候用新的方法拯救了我。


9 讨厌对方哪一点?

分子:他太不能容忍小孩子了。

细胞:她有时候过分温柔了。


10 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性好么?

分子:我觉得很好。

细胞:遇见她是我最大的幸运。


11 您怎么称呼对方?

分子:就是西尔啊。

细胞:我的DNA小姐【笑】。


12 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分子:那倒是随意……莫妮卡就很好了,DNA小姐那个名字太奇怪了啦……

细胞:她叫什么我都喜欢【依旧笑】。


13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分子:鹰,翱翔蓝天的独立者,总能让人努力追逐和学习。

细胞:蝴蝶,在历经破茧的痛苦之后绽放的美丽的花。


14 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分子:一个细胞……抱枕?很大那种,打开还可以拿出小细胞器玩偶那种。

细胞:DNA双螺旋的项链,毕竟那是最初的回忆。


15 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分子:他送给我的东西我都喜欢……

细胞:要她就够了。


16 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分子:他对生化太冷淡了,虽然我们是没什么责任照顾她,但是毕竟也是有联系的学科……

细胞:倒是没什么不满,她性格很好,就是太照顾生化和辛西娅了。


17 您的毛病是?

分子:有时候会同情心泛滥,有时候管着辛西娅会忘记他的感受。

细胞:没法接受小孩子。


18 对方的毛病是?

分子:不喜欢辛西娅和生化,总希望能两个人相处。

细胞:有时候对小孩子太好了会忘记我的存在。


19对方做什么样的事情会让您不快?

分子:不快谈不上,他毕竟没把生化赶出去。

细胞:不快那倒还算不上,毕竟她喜欢的东西我也不好拒绝。


20 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分子:管着辛西娅不顾他的感受。

细胞:对她太自私了。


21 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分子:这要怎么回答……

细胞:同居不久。


22 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分子:是在学校里的咖啡馆,和那些学生们没什么区别【笑】。

细胞:不过他们也看不出来我们不是学生。


23 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分子:我有点紧张,毕竟以前一直以跟着他学习的身份和他相处的。

细胞:她很紧张,但我试着让她平静下来了。


24 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分子:相处很久,第一次以恋爱的身份而已。

细胞:确实。


25 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分子:经常反而是细胞生物学实验室呢……

细胞:她总是会偷偷溜来我这里【微笑】。


26 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分子:他没有确切的生日来着……

细胞:但是她有,不过对于学科来说,生日不过普通的一天而已。

分子:确实。


27 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分子:是他。

细胞:【点头】我猜她应该不敢所以先提出的。


28 您有多喜欢对方?

分子:从一开始的依赖在不自觉中慢慢变成了喜欢,十分喜欢。

细胞:刚见到她的时候就被吸引了。


29 那么,您爱对方么?

分子:我爱他。

细胞:是的。


30 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分子:我……其实平常都不怎么拒绝他的。

细胞:她说话我也一般都会随着她。


31 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分子:我会先弄清到底是不是真的。

细胞:也许会不快,但是弄清真相确实最重要。


32 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分子:如果他需要别人的帮助,我可以随时退出,那是他的需求,虽然我不希望但我无权干涉。

细胞:无条件原谅,她已经帮了我那么多,她想追随谁都是她的决定。


33 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

分子:猜他实验室里有急事?如果有空就找个地方等他好了。

细胞:我猜她不会那样的。


35 对方性感的表情?

分子:这该怎么形容……有的时候从他眼睛看到的感情……哎呀……【语无伦次】

细胞:脸红微微笑着或者就像现在这样瞎着急的样子【揉了揉她的头】。


36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分子:他与自己有身体接触的时候,尤其是在公开场合。

细胞:她来实验室或者办公室来找我的时候,十分依赖我的样子。


38 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分子:和他坐在阳台或者咖啡馆晒着太阳,岁月静好的样子。

细胞:和她一起出门散步或者逛街,不要有人打扰,就我们两个。


39 曾经吵架么?

分子:有过。

细胞:还比较严重。


40 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分子:为了生化要不要住在我们这儿,好像还有我带回辛西娅没有提前告诉他小小吵过一次。

细胞:还有我陷入困境的时候让她去找别人不要跟着自己,也争执过。


41 之后如何和好?

分子:冷静下来之后我们总能原谅对方。

细胞:是的,通常自己也有错。


42 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分子:希望,我很依赖他……

细胞:当然希望。


43 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分子:他叫我DNA小姐的时候……虽然那个称呼我很不习惯,但是真的让我感觉安心。

细胞:她依赖自己,需要自己的时候,帮她忙就知道她会和自己在一起。


44 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分子:我帮助他一起走下去。

细胞:和她探索清整个微观世界作为礼物。


45 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分子:有的时候他一个人在实验室不想别人打扰的时候。

细胞:她只关注辛西娅还有生化的时候,我不喜欢她那样。


46 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分子:向日葵,他对我来说就像阳光。

细胞:风信子,很甜,很令人惊艳,也很吸引人。


47 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分子:我……在最早那段时间有过一个人偷偷哭但不想让他担心。

细胞:其实我知道。


48 您的自卑感来自?

分子:原来只能算的上他的学生,没想到会被他重视。

细胞:在她急需要帮助的那段时间,我也陷入了危机所以没办法全力帮她。


49 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分子:公开了。

细胞:是的。


50 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分子:学科联系不断,我觉得这份感情就不会改变。

细胞:就算学科联系改变了,我也依旧爱她。

=======================================

51 请问您是攻方,还是受方?

分子:受,话说异性分这个吗?

细胞:攻,应该分吧。


52 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分子/细胞:性别问题。

分子:诶,异口同声了呢。


53 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分子:满意……怎么觉得开始有些微妙了……

细胞:满意的。


54 初次H的地点?

分子:啊……【有点脸红】

细胞:没事【安抚她】,只是家里卧室而已。


55 当时的感觉?

分子:我没想过会是那样的……有点……奇怪?

细胞:有种看着她终于长大了的感觉。

【生化:这种长辈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56 当时对方的样子?

分子:还是很体贴的样子……虽然都不熟练就是了。

细胞:毕竟都是第一次,不过你那个时候还是一样可爱。

分子:喂!


57 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分子:呜……让我再睡一会儿……?

细胞:那我帮你请假好了。


58 每星期H的次数?

分子:好像没几次……【小声】

细胞:也就一两次吧,忙的话或许没有。


59 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周几次?

分子:一次,最好一次都不要有!周末也就算了平常第二天站实验室累死……

细胞:两次吧,也需要交流感情不是吗?


60 那么,是怎样的H呢?

分子:普普通通,普普通通就好……

细胞:你也没试过不同的啊……【在她耳边悄悄说】


61 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分子:耳际吧,那个地方会有特殊的感觉,还有脚踝。

细胞:我也不太清楚,没太注意过。


62 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分子:应该是脖颈处。

细胞:耳后,帮她撩头发的时候感觉的很清楚。


63 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分子:看上去和平时没什么区别,实际上……一般也很温柔的啦……

细胞:很可爱,没有平时实验室那么严谨的样子,一般也不会反抗。


64 坦白的说,您喜欢H么?

分子:不太喜欢……虽然有的时候很开心,但是事后会很麻烦。

细胞:只喜欢和她做这种事。


65 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分子:家里。

细胞:详细一点就是卧室,当然有一次——

分子:打住!


66 您想尝试的H地点?

分子:我不想有什么新奇的尝试——

细胞:家里其他地方,或许会更有趣。


67 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

分子:都有过,一般是之前。

细胞:是的,突然很诚实了,嗯?【笑】

分子:不是∑


68 H时有什么约定么?

分子:有的……【脸红】

细胞:DNA小姐从前,现在,以后也只能待在我身边。


69 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分子:没有。

细胞:没有。


70 对於「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您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分子:反对,没有感情的话,就像给A配对了G,就算在一起也不稳定,我很讨厌这样。

细胞:我也基本和莫妮卡想的一样,虽然我也有过想独占她的想法,但如果她不愿意的话……还是算了。


71 如果对方被暴徒强奸了,您会怎么做?

细胞:【抢话】会安抚她,会一直告诉她没事的,并且找到办法解决。

分子:【脸红】应该不会发生这种事吧……


72 您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分子:会有一点……毕竟家里还有小孩子……

细胞:我倒是没什么感觉。


73 如果好朋友对您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您会?

分子:当然是拒绝!况且我也不会有那样的朋友啦!

细胞:拒绝,我没想过和别人做这种事。


74 您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

分子:并不……最早都要折腾很久哎……现在也是。

细胞:还行,慢慢掌握技巧了。


75 那么对方呢?

分子:也不算太好……但是他对我很温柔啊【笑】。

细胞:很不好,但是没事,慢慢来。


76 在H时您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分子:“我会继续和你一起走下去。”

细胞:“我永远会跟在你身边。”


77 您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分子:……没怎么注意来着……

细胞:开始求——【被捂住嘴】


78您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分子:绝对不行!

细胞:会完全不习惯的。


79您对SM有兴趣吗?

分子:完全没有!!!

细胞:或许轻微的会很有趣【若有所思笑】。


80 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您的身体了,您会?

分子:只要内心相通,身体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细胞:的确是这样,我并没有完全对她的身体有太大欲望。


81 您对强奸怎么看?

分子:一种强迫性的行为,有些厌恶。

细胞:而且不合法。


82 H中比较痛苦的事情是?

分子:嗯……大概还是因为两个人不熟练造成的。

细胞:主要还是辛苦她了。


83 在迄今为止的H中,最令您觉得兴奋、焦虑的场所是?

分子:并没有!除了卧室也没有别的地方了!

细胞:【笑】


84 曾有过受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分子:没有……

细胞:其实是有的哦【微笑】。

分子:∑∑!!别——


85 那时攻方的表情?

分子:【脸超红】

细胞:嗯……应该是有些惊讶吧,她那种样子很少见。


86 攻方有过强暴的行为吗?

分子:……【犹豫】

细胞:我承认,有过一次。


87 当时受方的反应是?

分子:反抗了……

细胞:因为不满意我找的借口,嗯?

分子:不是——


88 对您来说,「作为H对象」的理想是?

分子:不要有什么心血来潮的奇怪想法。

细胞:她这样就已经很理想了。


89 现在的对方符合您的理想吗?

分子:算是符合吧。

细胞:符合。


90 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

分子:没有。

细胞:用过一次,虽然只是为了限制她的行为。


91 您的第一次发生在什么时候?

分子:和他一起的时候。

细胞:我也是。


92 那时的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

分子:是的。

细胞:嗯。


93 您最喜欢被吻到哪里呢?

分子:嘴唇,或者是额头都好。

细胞:在嘴唇上浅浅一下就好。


94 您最喜欢亲吻对方哪里呢?

分子:我倒是没什么特殊喜好……

细胞:嘴唇或者是手背。


95 H时最能取悦对方的事是?

分子:主动一些,答应他不再只管着辛西娅而不理他,告诉他自己不会离开……

细胞:轻一点,多安抚她一下,虽然成长的很快也不过是很年轻的学科啊。


96 H时您会想些什么呢?

97 一晚H的次数是?

分子:一次就好!

细胞:的确是一次呢。


98 H的时候,衣服是您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脱呢?

分子:都有过……要看情况。

细胞:那一次是她帮我的【笑】。


99 对您而言H是?

分子:学科发展中互相依存和依赖的必然?

细胞:没那么正式,单纯是感情上的发展。


100 请对恋人说一句话

分子:当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会永远在你身边。

细胞:我的DNA小姐,我愿意和你一起了解整个微观世界。

END.


【科拟】当和同居的女孩子一起午间晒太阳时……

·人设同样来源于先生 @东江。永远支持生物医学体系! 家的一些初设,非现在设定高亮!!!
·cp黑体医学【性转】×生物,现代日常,GL预警,注意避雷
·是短小的段子,复健期谨慎食用
·人物姓名对照:
  露丝——生物学
  凯瑟琳——黑体医学【性转】
  基恩——黑体医学
·人设属于先生,ooc属于我



    当露丝推开卧室门的时候,她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在其他房间里都找不到凯瑟琳了。

    对,那个平常总是一副正经样子的女人现在不知什么时候换上了睡衣,趴在床上巨大的柔软靠枕上晒着冬季少有进入房间的温暖阳光。散落的黑色长发随意垂下,此时并没有在意她进来的动作,靠近才发现原来她在玩手机。

    嗯,慵懒的午后,是这样吧。露丝稍微有点不习惯,毕竟平常在家这样随意的都是自己而不是她。悄悄从身后接近她,露丝感受到了阳光的温度,哎,自己现在也想一起来晒太阳了……

    床上的人收起了手机,微眯着眼睛蜷缩在阳光下像一只黑色的猫,也正是因为这样,才终于发现那个站在床边的卧室不速之客。她并没有展现被露丝发现的窘迫或者恐慌,只是挪了挪位置,让出了一个空间。她总是能看透自己啊……但就算露丝内心默默吐槽着,也还是和她一起挤在了床上有阳光的那一半。

    真的感觉整个人都要幸福化掉了——露丝不得不承认这样真的很舒服,直到她突然觉得有人一直在盯着她,转过头去立即对上了凯瑟琳红色的眼睛。现在那对红色的眸子也一点都不严肃而冰冷了,和她现在因为阳光温度而泛起嫣红的脸颊相衬显得异常柔和。嗯……看上去像好吃的东西?!露丝也被自己这种奇怪的想法惊异到了,但随即想到的就是自己平常那种时候是不是也是……

    啊啊啊啊啊自己在乱想些什么??!!露丝瞬间就不那么冷静了,与凯瑟琳因为温度而导致的脸红不同,她也瞬间浮现起隐约的粉红色,速度快的以至于她好像听见了凯瑟琳的轻笑。

    糟了,感觉好像被发现在想些什么了……

    “在想些什么呢——”突然落在耳边咫尺距离的低语混合笑意告诉露丝她猜的果然没错。这反而使她的脸更红了几分。
“如果你想的话……我也不会拒绝你,毕竟……”她合起了眼睛,但依旧说出的每一句话都让露丝感到更加羞涩几分,“你喜欢的,我都会答应你……”

    在本该昏昏欲睡的午后时光里,露丝在对方的手搂住自己,和薄唇相触的那一瞬间,还没等其他什么可能的事情发生就瞬间清醒了过来。

    然后凯瑟琳看到的就是一溜烟跑出房间的露丝。




    好吧,最糟的是直到自己最后完全冷静下来才想起来自己为什么要去找凯瑟琳的。露丝觉得自己接下来几天都无法直面基恩。

    如果基恩能知道他会站在实验室门口一直等到本杰明下班来嘲笑他,那他绝对会直接打电话给凯瑟琳让她带钥匙来而不是顺手打给了露丝那个不靠谱的家伙……

END.

【總結與反思】

總結和思考了一下,為什麼最近卡到什麼都寫不出來。

我本來以為是和原來一樣的腦洞枯竭期和瓶頸裝上了,沒想到沒那麼簡單。最近一直在畫畫以嘗試恢復,並且原來我就是這麼做的,而且屢試不爽,但是這次沒用。真的卡到什麼腦洞都沒有,什麼都寫不出來,而且連平常的考試作文也合著一起下降,真的是岌岌可危。

仔細想想這次的自己好像失去風格了。在瓶頸之前,我一直在模仿喜歡太太的文風,甚至一度覺得這樣很好,但是那時候就是一種隱患,現在開始展現危害了。

快要不記得自己的風格是一種怎樣可怕的事……我沒辦法用自己的風格好好寫東西了。這大概就是最近寫不出東西的真正原因。

有時候仔細想想,寫科擬的太太們,都有自己的風格,看到一篇科擬【當然要看過並且熟悉那個人文風∑】,總能猜個八九不離十,自己有過這種特點嗎?是不是現在消失了呢……

這絕對不會是第一次反思,希望自己能走出這個圈。

【工作細胞】寫在紙上的話

·是有一次幾乎無意識寫出來的東西……想了想還是發出來好了
·cp白酸【1146×嗜酸性粒】,注意避雷
·是1146寫的便條,第一人稱預警
·ooc重度患者,短小辣雞,謹慎食用





    我第一次看見妳的倔強,是小時候。

    就算是被布偶嚇到大哭,也依舊想要學會戰鬥,想要努力變強。我也曾和妳一起努力過,帶你去尋找改變的方法,但如今我才發現,妳根本不需要改變什麼。

    妳被細菌甩在地面上的時候,我看見了妳臉上的血與眼裡的不屈,金色的眼裡全是怒火,想用手中的鋼叉將其碎尸萬段。

    為什麼要那麼自卑呢?明明是別人不了解妳,他們看不見妳的努力,還有妳的心。對這種人又何必在意呢?

    請永遠都不要否認自己啊,儘管妳有著幾乎不可能出現的用處,但每當那時,只有妳才能解決一切。

    說真的,我會心疼妳,也會羨慕妳。心疼于妳從不被重視,甚至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但也羨慕妳,一旦起到作用,便大放異彩。雖然我猜測妳還是不喜歡那些細胞,是嗎?畢竟那種話,說不傷人心,那大概是不可能的了吧。

    獨自一人承受很艱難吧?請原諒我的過於冒昧,但我還是想告訴妳,我了解妳,我可以陪著妳,我一直在妳身邊。所以……如果可以,請把所有痛苦的一切都告訴我,我能幫妳分擔,就像小時候一樣。

    是啊,突然說這些是不是有些太唐突了呢?但有時候我說不出口的話,筆下總能流暢淌出——這並不是矯情,只是,我已經難以組織語言來面對妳。

    不過妳總應該還是看不見這些字裡,真的很抱歉,我不過給了這些字一瞬的生命。

    眼前的火光即將吞沒這一切,什麼都沒有發生過,我還是那個膽怯的我,而妳,依舊是那個最美好的妳。

    嗜酸性粒,妳的幼時玩伴,喜歡妳。

                               嗜中性粒 U-1146
END.